猫咪叫午夜

CLAMP/IG/鲁邦三世/洗衣粉/Joker Game/攻壳机动队/新番都市传说、
大东亚文化协会一颗葱
脑洞清【lie】新【qi】扶她段子手

#clamp日#

木之本樱&四月一日君寻
生日快乐!!!

我永远喜欢C妈!

以上✨

【强行参与,试妆月光男神法伊♡和小男朋友小狼】

爆出大boss图力突如其来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【x】
洗衣粉们一定要长命百岁啊✨

因为我的失【锅】误、不少小伙伴都抱了day22有bug的表格,我相信你们懂我意思【挣扎】
于是填一发,这个表格是正确的!!

1、2015.4.14備後国

2、地瓜【因为觉得地瓜的“尾巴”很酷,而且那时候还有选清光会非选择床单会欧的传说】

3、药总

4、今剑

5、药总

6、青江

7、地瓜

8、大狸子【那个时候的大狸子还是非6】

9、爸爸!!!

10、力宏【然后带着力宏去捉蜻蜓】

11、物吉w

12、最先齐的是大太,肋差,最喜欢家康的刀们

13、大概是清光,就突然爆衫很有映像

14、宗三,那时候年轻不懂事

15、萤总啊!!

16、乱酱\(//∇//)\过激背德粟田口【吸溜】

17、离全刀帐最近的一次是,那时候全刀帐才45,然后我就卡局长,姥爷,懶癌,沼主,园长

18、卡姥爷【爆哭】

19、局长——二姐鳖弟喊你回家吃饭
明石在床上硬不起来【滑稽】

20、1,失明老人三日月、
2,失明爱抖露、
3,失明弟控171
比较清醒的就是清光了,带物吉出门有lucky buff,王点boomboomboom,太爷爷老当益壮√

21、三明,是就任第三个月,锦鲤帮我5665出的

22、喜欢小云雀和望月【umm】

23、6—2!!快滚!!

24、物吉捞捞乐,4张城管连连看,玉掉落x1,x2,x3

25、各种修罗演练场“三日月怎么还不来”“三日月你别再来了”

26、秋夜&春

27、奥州笔头!!!Let's party!!!野鸭丝——!!!东军赛高\(//∇//)\

28、被三明貌美骗来的,后来、后来、见一个爱一个【喂】

29、当然是CLAMP啦~!cv希望入野自由!!!

30、童子切或者幸村的枪

ok(๑•̀ㅂ•́)و✧抱图请随意✨

跟风做一个,做重了还请见谅

↑↑↑day22有bug抱图可以看下一篇!!

向死而生03

文清于叶:


cp:芹川高岭x橘遥
       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


《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》和《无间双龙》同人文
@猫咪叫午夜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两天前


“镜 堂望,道上的画家,就是你调查的假画的作者,有高超的临摹技艺,混迹于黑市和拍卖行。似乎和神秘的‘某件事’有关系而受到了恐吓。”


龙崎郁夫听到背后座沙发传来段野龙哉的声音,想到了正在调查的假画事件。


“神秘的什么事,ta酱?”郁夫问到。


“调查这种事不是你们警察的事吗?地址已经给你了,再联络。”段野龙哉留下服务生的小费,从郁夫背后的沙发上站起来离开了。


橘遥从远处走近的时候,绿荫下正有几个老年人在演奏爵士乐。


参加追悼会的人都统一穿着黑色的西装或是长裙,橘遥在电影里看过这种场景,那些画面里大多下着雨,人们打着黑色的伞,像是积聚的乌云笼罩不肯离去。


手风琴做主旋律,伴随着悠扬的萨克斯和小提琴声,公园外的白鸽正在这一节拍停顿时随风呼啦的大片飞起。


好像是在哪里听过,却已经想不起来。橘遥也不过堪堪能认出这些乐器的名字,无法再说出口这熟悉旋律出自何方。


“遥哥!你来啦。”


看见橘遥盯着乐队看,芹川的弟弟便告诉他这是请来演奏的乐队。


“Domino,一首手风琴曲,你知道我哥就喜欢这些东西。”


芹川高岭的弟弟看见橘遥,从不远处跑过来。橘遥一瞬愣住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便直接闭嘴,濑户花看出来自家哥哥心情不好,主动和对方聊了起来,带着对方走向了众人集聚的那方。只留橘遥一个人呆呆的站在乐队在的树荫里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天好蓝啊,根本不像电影里演的阴云密布。


参加葬礼的人胸前都别着一朵小白花,晃来晃去,橘遥忽然觉得有些眩晕,那音乐里好像掺杂了别的什么声音,在小声的说话。


“我不要白花,送我一只红玫瑰吧。”


芹川高岭的声音轻轻的,在耳边响起。


橘遥惊醒,猛地起身,脸上还留着已经干涸的泪印。他差点从床上纵下去,踢翻床边的一溜酒瓶。


酒没有办法让人哭,除非这人本来就想哭。


他被调值交通部,自芹川高岭的葬礼之后一周都要转档,暂时在家休息。濑户花也没有办法安慰她这位总是厉害又高傲的哥哥,无法阻止他日夜买醉。


“濑户花,我下午要出门一趟,晚上不在家吃饭。”


“诶??哥哥要去上班吗?”濑户花以为他的转职手续已经办好了,又询问他明天要不要带便当。话还没说完就被橘遥打住了,“我只是有事,不用担心。”


纸条上是拍卖行的地址,橘遥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抓紧了纸片。这是龙崎前辈的委托,从一个小小的画作被盗案开始,引出了不少事情。


虽然并没有联系,但龙崎前辈似乎确信这不是件简单案件,但无立案证据,只能委托已经不是刑警的自己去调查。


而且这件事是芹川高岭死亡的引锁。


他被从另一方突然出现的车撞到,错不在对方。但在恢复了记忆的橘遥心里,那家伙不是个省油的灯,他压根不相信芹川高岭就这么简单的死去了。


车越来越远,终于在一处郊区寓所,橘遥停下了车。


远处有一栋三层别墅,门前已经停满了好车。看见橘遥,有看了看他开的车,侍者拦住了他。


“抱歉拍卖会进行中无关人员请回。”


“警视厅公安三课,橘遥。警察办案,无关人员请让行。”橘遥仰起脸,证件迅速收回。推开侍者就往内走。


“欢迎今日到场的各位,接下来是第三件拍卖品……”


有序进行的拍卖会突然出现骚乱。


“刑警先生您并不能随意闯入私人住所,您并没有搜寻证件!”经理急忙忙跟在他身后,企图拦住他,但并没有用。橘遥根本不理这些人,只一个劲往里走,四处张望,试图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


暗处有人询问,什么情况?


“刑警?就算是天皇来了也没用,你们去把那个小警察处理了。今天的拍卖会是和那家公司的生意,搞砸了谁也没法兜着走!”


“跟我走!”


男人身旁的保镖涌出小房间,以人数优势迅速制服了橘遥,将他带进了房间。


“橘警官,熟人。”


“是你?!”


橘遥万万没想到,对方也是个熟人。曾经的不好的回忆又全涌了出来。橘遥感到大脑一阵刺痛,忽然回想起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忽然患病,忘了芹川高岭是自己的爱人这件事的。


有一半得归功于眼前这位大佬。


“你们快把橘警官放了!我可不敢对您不敬,芹川那家伙半夜可是要从地里出来找我打牌啊。哈哈哈哈。”


橘遥眼前闪过那时候的画面。


因为办案得罪了黑帮的人,濑户花被绑架用以威胁。橘遥准备好了赎金去绑匪约定的地点时,却看见芹川高岭正与那些人的头子谈笑风生。


虽然之后黑帮主动放了濑户花,此事告一段落,但橘遥对芹川不信任的种子深深埋下,后来竟还患了那种无法解释的病,忘爱症。


此刻,橘遥才不再怀疑龙崎郁夫的判断。没错,这根本不是一起普通的画作盗窃案,事情不仅仅这么简单。


突然,橘遥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
“来一趟7区xx町目!”龙崎郁夫的电话随即而来。


“什么?!”


另一边,赶到案发现场的龙崎郁夫掀开遮盖死者白布的那一刻,心里翻起千层骇浪。


死者:镜 堂望,男,49岁。


龙崎郁夫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
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
TBC



向死而生02

我才不会说犯人的名字是我随手翻柯南选的

文清于叶:

cp:芹川高岭x橘遥
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
此文为《无间双龙》和《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》的同人文
是和 @猫咪叫午夜 一起合写的脑洞文
阅读愉快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事务所监控


3/23/20xx


04:37


天刚蒙蒙亮,一名带着鸭舌帽穿风衣的男子在楼下徘徊,小心翼翼朝楼道里探了探头的似乎在检查着楼道里的情况。


05:15


在徘徊了半个多小时以后,检查楼道的男人离开了。


“你有订外卖吗?”


高大的保镖…哦不,律师先生摇了摇头。


“你呢?”


另一名高大的保镖…都说了是律师了!咳咳,我们的律师先生同样也摇了摇头。


“这个送外卖的是不是走错地儿了?”深町不由得疑问。


等一下先生,重点是现在才几点?


3/24/20xx


13:00


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楼下,身材因为中年发福而有一个略微凸出的油肚,衣着随便发型也没有刻意打理,这一次男人似乎想往信箱里塞一张纸制品,徘徊了一会儿伺机下手。


这时周围有什么响动惊动了他,他立刻收起了手机的东西,迅速跑开了。


“这人怎么回事儿?”


“或许是敌对帮派来塞什么宣战小纸条的吧…?你知道,有些小帮派就爱玩儿这种花招。”


“几点了?可真饿啊。”


“哇一点十分了,怪不得呢。”深町感叹了一下后,去询问段野龙哉午饭想吃什么。


“已经这个点了啊,看来我得回家做饭了。”段野龙哉起身,退出电脑的股票界面,歪头轻轻松了松领结。


“…回家做饭?”


律师疑惑的望着离开的段野龙哉,一头雾水。


“应该是…今天扮演人妻吧。”


3/25/20xx


22:54


一个戴眼镜的男人,中年发福,站在楼道口东张西望,样子很警惕,然后快速走进了楼道,到了事务所门口。


22:56


门口的摄像头拍到那个戴眼镜的男人,他下巴上有一颗痣,痣上还长了一根毛,深情倦怠,黑眼圈透露出他的休息情况很差,似乎是下定了决心,男人抬手敲了敲门,想想也是谁会在这个时候还呆在事务所呢,男人忧郁了一下,刚到楼梯口又折回来对着猫眼向里面张望,随后终于失望了离开了。


段野龙哉点上一支烟,盯着屏幕,深町送来的这些可疑录像都表示他很有可能被尾行了。


“龙哉先生。”深町不知道这时候打断老大合不合适。


“这家伙,你们谁去收拾一下啊?”段野龙哉张开嘴吐出烟雾,顺便把脚搭上了桌。


“是。”深町毕恭毕敬的行完礼自觉退下,不打扰老大赚他的三个亿。


中午。


推开一课的门,龙崎警官正埋在深深的文件堆里喘不过气。怎么总有这么多事需要把他叫回来?龙崎郁夫摁着太阳穴试图使自己放松,然后又再投入那些高过头的档案里。


这也难怪,上次交给橘遥的任务出了大岔子,画作消息线索阻断,嫌疑人没有抓到,还发生了车祸和多起警官受伤事件 ,现在全课的神经都异常紧绷。


“老大……”


橘遥出现在郁夫身后,看他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,平日里精神又神气的橘遥消失了。郁夫大概能猜测到原因,那位出车祸的医生正是橘遥从小到大的玩伴。


亲如兄弟的人发生这样的意外实在令人无法立刻接受。作为他的同校学长,现在又是顶头上司,相处这么久,大概也能摸清橘遥这家伙的性格,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是由于感情才低落的。


看他一脸苦大仇深,郁夫只能转过身拍拍他肩膀安慰他,也绝口不提那位叫做芹川的遇难者的事:“没事了,不就是调职麻。”


虽然看得出橘遥不是来跟他做道别的,但郁夫还是用“理想”“壮志”说了一些安慰的话给橘遥听。


橘遥的处分是被调离了一线,从一名刑警成了一名交通协警,就一切结果来说还不错,可以这么说:这是保留饭碗的发配安置,他没得选。


看着龙崎前辈“孜孜不倦”的用心灵鸡汤安慰自己,橘遥欲言又止。


“有人报案!7区xx町目发生刑事案件!一课全体出警!”


“是!”


几个警察急急忙忙披上外套就赶了出去。


本厅的工作气氛根本不允许他们有丝毫的懈怠,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。


“前……!”橘遥想了想没有喊住龙崎郁夫,而是麻利的拿起外套一起出发。


让我离开一线?开什么玩笑。


“橘遥你怎么也…?”


看见他跟上众人脚步,龙崎郁夫喊住了他。一旁还在办公的蝶野嘲笑了一声:“嘛龙崎警官可是要好好管管自己,曾经的部下啊。”


“遥!你今天就回家好好休息,周一就去交通管理部报道!”龙崎郁夫看起来头痛,橘遥还是不肯停下,跟着郁夫一直到了停车场,才在停住的龙崎郁夫身旁停下。


龙崎郁夫知晓这个师弟的性格,越是阻止他去做一件事,越是会刺激他,使他产生反抗的念头。


“说来,我要拜托遥你一件事情。”郁夫认真的同他说,前几日他还在思考这事情该如何处理,现在倒有一个放在跟前的方法了。


“啊嘞?”


“南区有一个叫做费欧丽的艺术品鉴赏拍卖公司,我怀疑这个公司与这次的画作被盗有关。但并没有什么证据……怎么说呢,以警察的身份去办案实在是容易打草惊蛇。”


“前辈不如交给我…!”


“的确,我要拜托的就是这件事情。我有线人提供情报说,追查的那副画这周末刚巧会在此处拍卖。”


龙崎郁夫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名片,递给橘遥:“这是拍卖场经理的名片,到时候拜托你去看一看了。”


橘遥手中握着名片,越捏越紧,他看着龙崎郁夫驱车开出停车场,向着案发现场越走越远。


段野龙哉翘着二郎腿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看着外面繁华的都市,深町已经把人带进来,让他坐在客户的位子上。那个尾随狂是自己找上门的,说是有事相求,开口就嚷嚷着要见大当家。


“段…段野先生”


那男人畏畏缩缩的开口了:“boss跟我说、有事可以委托的人……就是您!”他声音带颤,说话的口气很急躁,段野龙哉又看了看夹在指间那张属于这个男人的名片:镜 堂望。


转过椅子面对这名特殊的客户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那么,你想委托我的,是什么事?”段野龙哉先问他。镜先生低下头,反光的眼镜片挡住了他的表情“我、我想要把自己的命委托给段野先生!”段野龙哉愣了一下,有些疑惑的往椅背上一靠,镜先生又开口说到:“我觉得…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……因为我的技术!现在他们想干掉我!”镜先生情绪激动:“我老板说可以来委托道上的您,求您一定帮帮我!救救我!出多少钱我都愿意!”


“噗嗤”


段野龙哉不以为然。


有事敢来委托他段野龙哉的,说起来真没几个,他不敢轻易回绝,但也绝对不想接这种差事。只好用道上的话打探他他的老板是谁。


“你老板说那件事没有?”


段野龙哉问镜堂望,镜先生立马变得坐立不安面色苍白,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几个字“就是……因为那件事……”段野龙哉一听,警觉了起来,这个胆小鬼似乎说出了不得了的隐情,“很好,如果是因为这件事,镜先生先回去吧。”段野龙哉开始诈他,镜急的从凳子上跳起来恨不得抱住段野龙哉的大腿“段野先生!”


就这样辛苦一下午,段野龙哉用他出色的演技似乎套出了不少东西。这些搞到手的情报得跟龙崎郁夫交换,跟往常一样,他们用短信约定了今晚见面。


TBC

大概是入坑前入坑后的对比吧【smoke】

玩战刻的时候我的脑内尽是这样的画面【喂】是爱不是黑,是爱不是黑,是爱不是黑√

向死而生01

圈地自萌产物w谢谢喜欢✨

文清于叶:

芹川高岭x橘遥
段野龙哉x龙崎郁夫
此文为《无间双龙》与《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》的同人。
这是和 @猫咪叫午夜 的脑洞合文,作为两个辣鸡我们很努力的完善,想要将我们的脑洞能够呈现。
感谢阅读♡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章


“报案?盗窃…?交给警视厅公安三课负责。”


蝶野放下电话,坐在椅子上翻看那些早上从音像店收缴来的碟片。


“这次又没查到,他们是不是有消息渠道啊?那些蠢货。”


警视厅公安三课。


“画作被盗?”


橘遥刚扒完最后两口饭,又埋头到铺天盖地要处理的资料里。


龙崎郁夫走过来,顺手将橘遥的饭盒扔了:“菜不错,有妹妹做的爱心便当可真好啊。”


橘遥以为他真对濑户花有点意思,赶忙转眼盯着龙崎郁夫评估他对妹妹的威胁指数,不过看起来好像是开玩笑,只得作罢撇撇嘴,因为是尊敬的前辈也是没有办法的事:“前辈——不许打我那笨蛋妹妹的主意!”


龙崎郁夫无视了橘遥的警告,嘴上说着“はい——”却根本不走心,全课都早已习惯这家伙的妹控属性,不知道濑户花本人对此有什么想法呢?


“给我滚啊混蛋老哥!”嗯,空气中回荡着这样的抗议。


随后是如狂舞的白鸟飞驰而来的档案本。


郁夫的心在滴血:“我刚整理完的资料…”


“笨蛋濑户花!!!下次不要再来送饭了!”


少女气急,飞速离去后残留的洗发水香气,夹杂着便当的饭香和满地的资料,给龙崎郁夫和其他同事留下了深刻记忆。


回忆结束。


龙崎郁夫将才接手的画作被盗案卷宗递给了橘遥。


“最近我负责的那个失踪案件还在调查,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。”


橘遥打开文件夹翻阅着文件里的资料,抬眼有些奇怪的看着龙崎郁夫,“是……的确一科的案件都很难取证啊…前辈辛苦了。”自他翻阅完资料后,就一直眉间紧皱,夹在中间的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
“可是前辈……难道是我一个人负责?”


郁夫表示他也很无奈“恩,三课最近的确人手不够…真是多事之秋。虽然只交与你一个人…但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,橘遥,你要多小心。”一掌拍在橘遥的后背,好像给他打气一样。


龙崎警官这样打招呼,那应该不是什么单纯的盗窃事件了。对此,橘遥放在了心上。


夹在资料里的照片上的画,那就是线索。橘遥打了个响指,在心理暗暗夸了自己一下,拿上搭在椅背的外套飞奔而去。


“那副画,肯定在芹川那家伙家里见过!”


橘警官带来的人堵了芹川医院的大门,警车围起来搞的场面一片混乱。闯进门的警察们把警官证贴到了拦在门口的保安脸上,让他们看个清楚。


橘遥带着几个人三步两步跨上台阶,一掌推开3楼主任医生办公室的门,橘遥从制服内袋掏出警官证狠狠拍在芹川高岭的办公桌上。


面对声势浩大的突然来访,高岭弯弯嘴角。


“遥?”


橘遥双手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拍:“你家客厅里挂的那幅画,作者是谁!”


高岭往椅子上一靠,双手抱在胸前,抬眼看着他说到:“沙哥,这是谁都能看的出来的吧。”


“别逗了高岭。”


这次说什么橘遥都不会相信。


“真的是沙哥我会带这么多人来围你的医院?我们怀疑你涉嫌非法交易,请你合作芹川医生。”


“你的意思我不明白,遥。”看着遥的眼睛,高岭悠悠说到,橘遥的脸色很难看,但令高岭不舒服的,是对方看向自己时那双毫无感情的双眼。高岭甚至觉得就算从小一起长大,自己还不知道遥有这一面。


从上次遥毫无征兆的因为濑户花差点跟他动手的时候开始,高岭隐约察觉到有什么已经变了,试探性的问:“你真的没有注意到吗?遥?”


“注意到什么?”橘遥瞪大眼睛问他。


得道否定回答后,高岭抛弃了他的医学阅历,得出了惊人的结论——忘爱症。


高岭沉默了一会儿,赏他一个白眼,“算了。”双手插兜从椅子里站起来朝门外走。


“你想去哪?”橘遥抬起胳膊撑在门框上拦住他,“那个画家到底是谁?今天不说清楚谁也别想离开!”


拍开橘遥的手,高岭转过脸瞪着他,认真说到:“首先,橘警官,你风风火火的过来还一声招呼都不打,就带人堵了我的医院,影响到病人就医和我的正常营业,其次你没有任何证据就控告我非法交易,我看你是想跟我的律师好好谈谈吧。”撂下狠话,见橘遥愣了一下,高岭扭头就走。


“啧,给我拦住他。”橘遥吩咐手下的人守住医院大门和各个出口,自己朝停车场方向跑去。


一路跑过来的橘遥撩开制服从裤腰里拔出枪指向高岭“熄火,举起双手,从车里出来。”


因为方才马不停蹄的就追赶而来,橘遥的呼吸还有些急促。但面对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高岭,橘遥也不敢怠慢盯住对方的每一个动作,冰冷的枪口始终没有挪开过丝毫。


仿佛这枪口不存在似的,高岭双手往方向盘上一搭,眯眼看着橘遥。空档轰着油门,这款奥迪跑车的引擎发出了低沉的马力十足的声音,像是在挑衅。


双方僵持不下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。沉重的呼吸声变得格外清晰,昏暗的光斑维持着这里仅存的视野。杂乱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很快,橘遥带来的一队人马也赶了过来。


“还真是还带来了不少人啊,可是那副画的作者就是沙哥。”


高岭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,趁机一只手朝外面看不见得盲区摸去,娴熟的从车内隔挡里掏出一把手枪。


看到那黑黝黝的枪上好了弹,“喂!你!不许动”橘遥的手下全都大吼着,慌忙赶来凑上前把高岭的车团团围住。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此时都指着高岭。


“老实一点,不然我们会很麻烦。”


“哦?”


又是那种挑衅的语调,高岭慢慢的将握枪的手持平,瞄准了挡在车子正前方的警察,不带丝毫怜悯的扣下了扳机。


“呃!!”瞬间血浆喷涌,没有人料到这一幕。在那个警察中弹倒向另一边的同时高岭飞速的把手枪放到一旁,猛得反转方向盘,脚底猛踩油门,车子宛如离弦之箭瞬间蹿了出去。一时间枪声四起,所有人对准那辆奥迪开火,电光火石之间,将奥迪车的车尾打的千疮百孔,双方之间战火在此一触即发。


见到这番景象橘遥慌了神,他大声的嘶吼道,“不准开枪!”


“砰!”身旁同事手臂中了枪,惨叫不绝于耳。


“不准开枪!!”


“砰!”另一名警察中弹倒在了血泊中,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。


“不准开枪——!”橘遥依旧撕心裂肺的大喊着,可这时已经没人能注意到脸色苍白的不像话的橘遥,身体已经摇摇欲坠快稳不住脚步。


刹车盘过度摩擦发出尖锐的响声,载着高岭的奥迪朝出口驶去,橘遥还来不及跑到受伤的同事身边,出口处突然传来“轰隆——”的一声巨响!只见奥迪整个车体都被挤到墙上都挤扁了。


硝烟的味道才在鼻腔里慢慢散开,橘遥仿佛才回过神,刚才赶来的重型车在出口转角撞上了高岭的奥迪,虽然车内安全气囊已经弹出,车体受损这么严重,驾驶员生还的可能性………


“嘶……!”


橘遥觉得头一阵剧痛,一个踉跄没有站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他觉得脑袋快要炸开了。


“橘遥,我们私奔吧。”


橘遥用食指用力摁住太阳穴,他觉得要是一股热血冲上脑门他可能会晕过去。


视野里是汽车的残骸,脑海中偏偏映出那年的芹川高岭,高岭放下手上的复习资料,窗外夕阳橘黄的光透过玻璃,洒在图书馆的书桌上。


“哈?我说你该不是读书读傻了吧?”


“唔……!”橘遥摁着脑袋,在又一次阵痛中蜷缩成一团,浑身难受的冷汗直流,额前的碎发都打湿了。


有些昏暗了的橘红阳光里,橘遥朝翻了个白眼,他觉得自己和这家伙在一起,迟早有一天能习得翻白眼秘技。


“读书不傻,在你身边才傻。”


“哈?”


“爱情使人变傻呀。”


在橘遥还未反应过来时,芹川高岭起身合起手中的书,越过仿佛万水千山的课桌,偷偷的吻上橘遥。


随着汽车残骸碎片飞出的那一刻,他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。关于芹川高岭,还有似乎是他们之间的事,他全都想起来了。


TBC